2015年8月18日 星期二

美國已悄悄進入“新硬件時代”






中國還在“互聯網+”,美國已悄悄進入“新硬件時代”

20154月,上海交通大學海外教育學院副院長谷來豐隨全球CEO三期遊學美國,期間在矽谷參訪給他帶來了不小的震撼,本文是他有感於一邊是舉國上下大搞“互聯網+”,另一邊,美國則悄悄地進入了我們為所未聞、見所未見的“新硬件時代”。以下是正文。

在中國舉國上下大搞“互聯網+”,全國、全社會進一步深度數字軟化的時候,美國悄悄地進入了“新硬件時代”。

新硬件時代,是以美國強大的軟件技術、互聯網和大數據技術為基礎,由極客和創客為主要參與群體,以硬件為表現形式的一種新產業形態。

這裡說的新硬件,不是主板、顯示器、鍵盤這些計算機硬件,而是指一切物理上存在的,在過去的生產和生活中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的人造事物。

如果說喬布斯在2007年展示的iPadiPhone還是人們可以理解的事物(還是電腦和手機),那麼今天的多軸無人飛行器、無人駕駛汽車、3D打印機、可穿戴設備、智能機器馱驢,機器人廚師是人們在這些東西出來之前無法想像的事物。

美國幾年前產生了一大批純互聯網和軟件企業,如穀歌、亞馬遜、AUTODESKFACEBOOK,如今這些公司還在聚焦“互聯網+”嗎?當然沒有了。在“新硬件時代”到來之時,這些科技巨頭都在佈局圍繞硬件的產業。谷歌過去是一家純互聯網公司,如果不打開它的網站,開始谷歌搜索或谷歌地圖,你體會不到它的存在。但是現在不一樣了,大街上,一些很酷的人帶著谷歌眼鏡,招搖過市,一些更酷的人開著谷歌無人駕駛汽車在美國四個州拉風(更確切的說“乘坐無人駕駛汽車”),軍隊裡那些懶散的士兵,把沉重的背包放在谷歌智能機器馱驢(BOSTONDYNAMICS製造,被谷歌收購)上,自己悠閒地散步;亞馬遜先造出了電子閱讀器KINDLE,現在正在完善多軸無人飛行器為它送快遞;AUTODESK利用3D打印機打出來的假肢讓殘疾人變成了炫酷人群;FACEBOOK用虛擬設備讓年輕人體驗“真實世界”。更不用說億隆馬斯克,賣了PAYPAL後造純電動車“特斯拉”,現在又在玩可回收火箭和製造“超級電池”;而蘋果用智能手機在引領了“新硬件時代”後,又推出了智能手錶。

  Google谷歌機械狗!智能機器人!

是這些科技巨頭引領著“新硬件時代”嗎?不是,絕對不是。引領著“新硬件時代”是那些極客和創客(GEEK&MAKER),大公司充其量不過是“買手”和“推手”。它們看到一個好東西,眼饞手癢,花小錢把創客團隊和“硬蛋”買下來,慢慢孵化,一旦養大了,動輒就會撬動百億級的市場。那麼這些極客和創客(GEEK&MAKER)在哪?1/3在大學裡,1/3在自家車庫裡,還有1/3在孵化器裡。

美國的科技孵化器與我們中國地方政府搞的所謂孵化器有巨大差別,中國地方政府搞的孵化器,往往是劃一個園區,建一些辦公樓,分給創業者幾​​間辦公室,不收房租,但是要交物業費,設立一個公司註冊櫃檯和一些所謂的諮詢櫃檯,說白了,就是“房東”。

我和交大海外學院的全球CEO班在今年四月到美國矽谷遊學,親眼見到了矽谷的孵化器是什麼樣子。我們參觀了一個叫LIMELAB的孵化器,那裡更像一家大學實習工廠,裡邊有各種機床和工作台,還有3D打印等各種先進設備。極客和創客們在各自的工作台上開發自己的東西,需要的原材料都從孵化器裡要,設計的產品從原型到最後包裝完畢的樣品,都在這個工廠裡完成。我們看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,如炒菜機器人、鈕扣大小的測量排卵期的側臉器,十個螺旋槳的飛行器,等等。很多東西都很醜、很笨、很沒有商業價值。

但是由於創客們為這些產品快速迭代,可能明天看到的就是很酷、很靈、很有商業價值的東西。孵化器給每個創業者一定的資金支持,如5萬美元,花光了,如果產品好,還可以再要錢。像這樣的孵化器,矽谷裡到處都是。那麼孵化器賺什麼錢?孵化器其實就是提供產品實現條件的VC風投!由於投資早期,每個項目上花不了多少錢,但是一旦1/10的硬蛋被孵化出來,產生B輪的投資價值,成本全收回來了。

我知道中國的北京和深圳也有這樣的孵化器,但是很不完善也不成氣候,當然VCPE也不會關注。 VCPE在幹什麼?當然在狂熱地追尋互聯網“夾”。總理都提倡了,那還不快“夾”?

客觀上講,互聯網+確實是中國非常需要的,我們的社會服務和公共服務業不夠發達,用互聯網的工具改造一下很有必要。但是這“互聯網夾”的拋物線一定有達到峰頂的時候,也許是2年,也許是3年,現在熱得越高,未來冷得越快。

那些後來者,會不會像A60​​00點的狂熱股民一樣,興奮地衝進互聯網的世界,也到處夾一下,然後等著接受大潮突然退去,海灘上到處都是被互聯網夾住的裸奔男女的悲催結局?慢一步,“互聯網夾”就可能變成“互聯網鼠夾”。

互聯網的世界裡,有一個規律:“數一數二,不三不四”。由於互聯網的“超級馬太效應”,一個細分市場,只有第一名和第二面有存在的價值,第三名以後的土地上,將寸草不生,商業營養嚴重缺乏。這一點,尤其令我們擔心。

舉例,我相信在互聯網服務業至少有100000APP(手機應用程序),大家都在爭搶市場份額。假如服務業有500個細分市場,每個細分市場留下2名倖存者,倖存者的數量剛好1000名。著就意味著要有99000APP被淘汰出局,一點痕跡都不留。

中國的互聯網熱無疑是由BAT(百度、阿里、騰訊)帶動的,“互聯網+”的概念也是馬化騰2012年提出的。如果在2012年企業家投資“互聯網+”,這個企業家一定賺得盆滿缽滿,但是2015年投資“互聯網+”我祝你好運。因為我知道BAT的關注焦點已經不全是“互聯網+”了。

阿里收購了很多硬件型的公司,據說準備搞汽車,一種全新的、無人駕駛的、智能的電動車。今後我們1/3的辦公活動會在汽車上完成。百度在搞中國大腦、百度眼、神燈、翻譯機。騰訊在構建物聯網基礎架構,同時上馬與微信支付配套的新POS機。他們已經像股市中的機構投資者一樣,悄悄出貨。


中國是製造業大國,我們有那麼多製造業的企業家們,是否在“互聯網+”的狂熱中冷靜一下?放眼2-3年後的​​未來,那裡有一個“新硬件時代”在悄悄來臨。這個時代更適合製造業實業家的口味和習慣,更渴望傳統製造業的供應鏈和經驗。

製造業企業家何必現在轉彎,進入純互聯網的岔道?  把目光放遠一點,繼續向前開,可能坦途無限。中國的新製造業正處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,但是在天際間,已經有一絲曙光,誰先播種,誰先收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