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2月4日 星期一

GoPro – Nico Woodman (尼克 . 伍德曼)






Salomon Freeski TV S5 E04 The GoPro Edit


所羅門自由滑雪電視S5 E04GOPRO




 

 



一個從海裡迸出的靈感為何沒有相機可以拍下衝浪英姿?這個神秘的年輕富豪是誰?他創辦的公司,到底賣的是什麼?鴻海大電視計畫 為何壓寶
36歲神秘小子?

 

一個極限運動小子所創辦的攝影機公司GoPro,竟能讓台灣製造業龍頭、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掏出兩億美元(約合新台幣五十八億元),只為買下它八.八八%的股份!

一二年十二月十九日,美國耶誕假期前夕,一封鴻海的公告,讓GoPro這家罕為台灣人所知的公司聲名大譟。根據彭博(Bloomberg)的估算,該公司市值達二十二億五千萬美元(約合新台幣六百五十二億元),幾乎與全球第三大PC品牌廠宏?]Acer)的市值新台幣六百九十億元,不相上下。

郭台銘甚至罕見的親自加入GoPro董事會,他在鴻海與GoPro聯合發表的新聞稿中表示:「當我第一次看到伍德曼(Nick WoodmanGoPro創辦人)的時候,我馬上就意識到眼前這個人是個傑出的企業家,他絕對有能力在這個產業中成功。」
這筆交易,也讓年僅三十六歲的GoPro執行長伍德曼一夕之間躋身彭博全球富豪榜。根據紐約一家金融資訊公司PrivCo Media LLC的研究,伍德曼持股GoPro七七%,身價至少在十七億美元(約合新台幣五百億元)以上。


時間回到二○○二年,剛從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拿到視覺藝術學位的伍德曼,正處在人生中最大的低潮。他在校時所創立的一家網路行銷公司FunBug,敵不過網路泡沫化的威力而倒閉,原本捧著鈔票上門的創投反變成恐怖債主。

「那是一個糟透的經驗,你明知道自己在對的趨勢上,卻因為市場崩潰而失敗。我想盡辦法保住投資人的錢,最後卻連我自己都失去工作,」伍德曼在接受《企業 》雜誌(Inc.)訪問時說。

心灰意冷之下,他離開加州,當起背包客,跑到東南亞散心,沒想到,就在衝浪的時候,一個價值二十億美元的創業靈感跳進腦海。

伍德曼想把自己在海浪中穿梭的英姿、看到的景致,拍攝下來給朋友們看,卻發現沒有一台攝像機能夠滿足他的需求。他試著把拍立得裝上防水外殼,用橡皮筋綁在頭上與手腕上,結果相機不是被水沖走,就是因為綁不牢而不斷敲到自己的頭。

﹁為何沒有人做出可以在運動時穿戴的攝影機?﹂伍德曼想:「這就是我下一個事業!」然而,有了點子,還得有資金。前一次創業經驗,讓伍德曼決心不再跟創投拿錢。
學珠寶設計的女友、現任妻子吉兒.伍德曼(Gill Woodman),當時拿著幾條峇里島當地的手工貝殼吊飾回來,稍加改造一下,就成為極富質感的配件。他立刻嗅到商機,拿著僅剩的存款,到市場以一條不到兩美元的價格大肆蒐購,每個款式都買六百條。接著回到加州,花兩個月的時間加工,開著一台休旅車,沿著海岸線,以一條六十美元的價格叫賣,用將近三十倍的報酬率,大賺一筆。

「尼克(即伍德曼)的哲學向來都是『要就做大,不然就回家』(Go big or go home),」吉兒說。這筆錢,再加上與母親借來的三萬五千美元,就成了GoPro的創業基金。

一個非主流的成功策略在運動用品店銷售,沒有大廠發覺,一開始,他把重心放在設計出一個牢固的相機肩帶上。但是深入研究後,伍德曼才發現,沒有一台相機可以承受衝浪時的水花與高速衝擊。「我花了兩年的時間,逛遍所有的相機展覽會場,每個攤位都逛了兩次以上,就是找不到一台夠堅固的玩意,」伍德曼說,此時他才意識到,自己要開的不是肩帶公司,而是相機公司。

○○三年時,市場上並沒有類似產品,伍德曼只好自己用塑膠板、膠水與電動工具改造一台三十五毫米膠卷相機,做出一個簡單的模型,然後上網找了一家報價最低的中國代工廠,把模型寄過去,同時電匯了五千美元,請對方幫忙代工生產。匯款的那一刻他默默祈禱:「希望這家公司不是什麼山寨版的騙子。」

幸好,這是一家合法的公司,GoPro的生產線順利啟動。二○○四年,在一個運動用品展上,伍德曼做成了第一筆生意:一個日本通路商下了一百台的訂單,這讓他大為振奮。有了現金的收入,他投入更多資源,把膠卷相機換成數位攝影機,並強化收音功能,讓高空彈跳與高速賽車時呼嘯而過的風聲噪音,都可以被消除,GoPro的產品在運動愛好者間逐漸傳開。

「在GoPro之前,沒有任何一台攝影機可以提供如此不受空間限制的拍攝功能,更不用說它的價格便宜到可以把它當成拋棄式產品,」艾美獎最佳攝影得主卡薩格蘭蒂(Andy Casagrande IV)在接受《華爾街日報》(The Wall Street Journal)訪問時說。同樣一台可潛水用的攝影機,日商索尼(Sony)的售價要一千美元以上,而且只能手持,無法適應快速運動或惡劣環境,但GoPro只要三百美元。

「他們的路數很特別,跟一般主流的相機廠不一樣,」全球最大相機製造商在台代工廠、佳凌科技總經理劉嘉彬觀察,GoPro的技術並不難,其他品牌廠也可以輕易做到,只是他挑了一個非主流的利基市場,而且還神不知鬼不覺的從運動用品店這個通路切入,完全不被大廠注意。

一個網路時代的轉捩點自拍影片風潮,帶動業績成長三倍


但便宜或利基市場並不是他成功的原因,真正的轉捩點發生在二○○六年。當時Google買下YouTube,所有人都可以把自己拍攝的影片上傳到網路分享給他人時,GoPro的機會就來了。
他們推出了「英雄」(Hero)系列機種,加上寬視角的魚眼鏡頭,讓每個動作在鏡頭上看起來更加清晰,被拍攝者看起來更像「英雄」。那一年,GoPro的業績成長超過三倍。

本身就是個極限運動玩家的伍德曼很快就意識到,自己所賣的不只是攝影機,而是一種「心靈體驗」(teleportation)。他在會議室的白板上畫出一個逆時針方向的圓圈,依序是「捕捉」(capture)、「創造」(creation)、「傳播」(broadcast)、「認同」(recognition)。

「攝影的功能在於捕捉畫面,經過人的創造,網路的傳播,最後讓觀眾產生認同,」伍德曼解釋,如果能讓人透過攝影機,拍攝出優質的內容,獲得正面的回饋,那麼我們就能賣出更多的攝影機,上傳更多內容,吸引更多人觀看,創造出一個源源不絕的獲利模式,「這個,就是GoProDNA!」

從那一刻起,整個團隊就把自己的定位從「硬體製造商」改為「內容創造者」。為了使拍攝的方式更加多元化,伍德曼買下一間擁有3D攝影技術的公司,結合自行開發的軟體,讓玩家可以用其產品捕捉到更加立體的畫面。

一個結合社群的大商機能讓玩家輕鬆剪輯影片,隨時上傳他們編寫軟體,加裝無線傳輸功能,讓玩家可以用最簡單的方式編輯、剪接拍攝下來的影片,並立即透過網路分享。


他們甚至抓住蘋果(AppleiPhone所帶動的App狂潮,做出可以用手機控制攝影機的應用程式,讓玩家可以輕易的連結手機與攝影機,隨時預覽、上傳所拍下的內容。
「智慧型手機是我們的好朋友,可以幫助我們更有效率連結社群網路,讓玩家更方便的分享內容,」GoPro技術長鮑默(Stephen Baumer)說。

這個圍繞著逆時針方向設計出來的軟體主軸,成為GoPro的成功方程式(見圖)。根據Google統計,過去一年每二.五分鐘就有一支影片透過GoPro上傳到YouTube上。拜臉書(Facebook)的傳播效應所賜,一支自行車手在環繞非洲旅程中被突然竄出的鹿撞倒的影片,短短一個月內創造了一千二百萬次的點閱率。這讓GoPro的品牌從少數的極限運動玩家群,迅速擴散到一般大眾市場。

根據彭博的報導,GoPro年營收從二一一年二億五千萬美元,今年暴增為六億美元(約合新台幣一百七十四億元)。研究機構NPD資深分析師卡汀(Liz Cutting)指出,過去十二個月,整體攝像機市場被智慧型手機打到衰退三%,只有GoPro還在逆勢成長。

「這種透過社交網路所建立的品牌忠誠度,是競爭者難以複製或跨越的門檻,」卡汀說。
當索尼、佳能(Canon)等日系大廠把注意力放在規格與技術,堅守高階精品化路線,GoPro卻反過來站在使用者的角度去思考,先用低成本做出產品,滿足其社交分享的需求,再回頭改良技術。根據美國專業科技網站TechCrunch的測試,GoPro最新產品已經可以做到四K(四倍Full HD)超高解析度。
一位熟悉鴻海的人士指出,郭台銘就是看到GoPro所拍攝的極限運動畫面,可以立即傳輸到七十吋大電視上,因而大為驚艷,立即拍板決定入股。

一一年,為了面對日益激烈的競爭,伍德曼打破自己的原則,釋出一四%的股權,接受迪士尼(Walt Disney Co.)等五家公司投資,做為日後購併公司或擴張規模用的作戰基金;與鴻海的合作,也是基於未來發展的考量。

「我們每天想的不是賺錢,而是如何才能夠黏著使用者,」伍德曼說:「鴻海與GoPro都看見同樣的未來,個人化的內容擷取與娛樂,將在我們生活中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。」資料顯示,雖然迪士尼和其他企業都有投資,但是只有開放鴻海進入董事會。

當創意十足的三十六歲衝浪小子,與六十歲的鐵血元帥攜手,未來雙方會擦撞出什麼樣的火花,確實令人期待。

後記 : 2014 雙方合作在某一些理念無法達成共識且腳步不一, 已經宣告破局。